茅台股份官网 | 国酒党建
贵州茅台集团
文化茅台

巴拿马诱惑(节选)

发布时间:2018-09-03 09:35:21      来源:《品味茅台》    作者:赵剑平
   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上午九时。香港国际机场。波音七四七在经历漫长的等待后终于驶入跑道。伴随一声撼天动地的吼声,飞机腾空而起,刺破茫茫的海雾,冲向一片浩荡的阳光。
    透过舷窗,袁仁国感觉前方一片眩光,在这片令人眩惑的光亮中,他看见一只黑色的鸟时而箭一样飞翔,时而又折断翅膀一般痛苦地翻转。他问坐在旁边的罗双全,罗是他的总经理助理。罗双全摇了摇头,什么也没有看见。他又问后面的周思一,周思一是他的办公室主任。周思一也摇了摇头,也什么都没有看见。
    袁仁国不吱声了。他细细地揉了揉沉重的眼睛。眼睛轻松一些,那忧郁的幻影也在前面消失了。年底了,又要召开股东大会了。他昨天晚上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不能够入睡,就琢磨董事会报告。每一年这样会那样会的,大多由秘书做文章,他发挥一下,就可以有声有色。即使来不及弄稿子,他用他诗人才有的那种秉赋,应时应景,即兴凑一个四言八句,加上超人的记忆力,也能够把一个死气沉沉的会议开得生动活泼。但董事会在股东大会上的报告,从构思到文字,哪怕再苦再累,他都要自己做。这里没有华丽的词藻,也没有激情的表演,但每一个字,他都要求掷地有声,给股东们以力量和信心。
    想到这里,他嘴角禁不住撇了一下,多少带了一点自嘲。
    如果可能,他真希望飞机转向,捎着他和他的战友回故乡。
    一片蓝色的绸缎开始在脚下舞动。渐渐,这一块轻盈柔软的绸缎越来越沉重,并无边无际地延展出去,跟仿佛洗过的蓝天融在一起。飞机向东,毫不犹豫地扎进这浑厚饱满的蓝,来到太平洋上空。
    一切都不可逆转。何况,此次美国之行,先有外交渠道疏通,后有旧金山市政当局响应,惊官动府,还有民间力量的参加,不可能说不去就不去,或者依了母亲的,推迟两个月,过了年再去。再说呢,他也抗拒不了那种诱惑,历史的诱惑,文化的诱惑。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,对他而言,只是民国时期几张发黄的报纸,只是中国历史博物馆的记载,只是中国社会的一种认同。可作为一家特大型企业的掌舵人,却没有看见过自己产品当年获奖的金牌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这都是一种遗憾。更何况获奖的过程那么传奇,而获奖的细节又那么神秘。多少年来,准确地说,还在车间当工人时,他听着那些亦真亦幻的传说,实际上就在脑子里开始演绎那个获奖的故事,一次又一次,一遍又一遍,合理不合理,荒诞不荒诞,只有老天爷知道。
    但这样一种演绎却是可怕的,它不但使一个人的身份属于企业,还使一个年轻的生命在文化上融入企业,大半辈子过去,他就呆在企业没有动一下窝。这之前,他也曾动过念头,去那个发生故事的地方,证实一下那个空白,结束这种演绎,但总觉得有一堵墙挡在那儿,怎么也越不过去。
    一堵什么墙呢?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但今年一开春,就像阳光驱逐冬天沉沉的霾气,他一下醒豁过来,觉得解决这个问题的时机成熟了。是的,茅台酒去年突破万吨大关,终于实现共和国领袖毛泽东和周恩来当年的要求。三十多年光景,多少人憋足了劲,一直把茅台这艘古船往前推,才达到了这个光辉的顶点。
    登泰山而小天下。现在,他看见了从前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东西。
    民族品牌是什么呢?它不可能就是一连串的数据。而在这些数据后面,还有中华民族这个巨大的内容,还有生动而又丰富的故事,由无数的人和因果关系组织起来的故事。它不仅浸透了深厚的民族文化,还熔铸了崇高的民族精神。当年北洋政府组织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展品,据可靠资料记载,重达两千吨,获取金奖的,除了茅台酒,还有其他类别、其他品种,可差不多只有茅台酒才经受住了历史的打磨越来越亮,一直走到了今天。这还不就是因为茅台有深厚的民族文化积淀,有崇高的民族精神追求。所以,新千年、新世纪,也是新的起点,他要把这个问题解决,不能让茅台文化有一点缺失,这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情,也不是简单的茅台的事情,而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事情。
    他要去。年近八十的老母亲拦不住他就给他用红布缝了一件汗褂,让他穿在里面保护他那凡身肉体。
    “妈妈,我是一个企业的书记,共产党都是讲唯物辩证法的,可不能信这一套。”袁仁国说。
    “你那个书记是你的位置和思想。”母亲说,“你的身体可是我给你的,没有身体,你那个位置站不住,你那个思想也出不来,都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你可不能跟我抛撒……”
    他看着老人家苍白的头发和浑浊的眼神,忽然想到哪一位作家说过的,人越年轻越具有灵性,而人越年老,则越接近神性。
    “茅台现在这样红,我还不能沾一沾光,哪样洋的土的妖魔鬼怪都不敢近我的身……”袁仁国说。
    “不是我不支持你,今年是你的本命年,要推迟几天,等过了年,翻了坎,到了明年,你不要说到美国,就是到英国,我也不会啰嗦你。”老人的心目中,英国要比美国遥远,也神秘,“本命年,剑高悬,你听我的,老老实实把这个红褂褂穿在身上……”袁仁国接过了母亲为他缝的红褂褂。
    出发前,袁仁国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这件红褂褂装进了随身携带的行李箱里。事实上,他并没有想到要穿上它。在他的整个的生命里,母亲跟红色,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。他排行老二,跟老三先后几分钟,在十月一日这个红霞满天红旗招展的日子来到世界上。父亲在区委书记的岗位上,正在山里忙着,听说一胎生了两个儿子,借了乡民的一匹马,连夜就赶了回来。他几乎想也没有想,给两个双胞胎兄弟大的取名叫袁仁国,小的取名叫袁仁庆。直到他们长大成人,父亲在一年的年夜饭多喝了两杯酒,这才告诉他们说他们的名字是老天爷给取的。老天爷啊,这还有选择吗?从那时候起,袁仁国就自觉和不自觉地把自己的命运跟祖国紧紧地连在了一起。现在,他肩负使命,走出国门,这件红褂褂却意外地像路标一样给了他一种醒示,让他须臾不敢忘记母亲祖国,不敢忘记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……
    袁仁国很自信。他算了一下时间,美国那边参与这项工作的朋友准备得比较充分,查资料,找线索,估计不会花太多的时间,再考察一下茅台在美国的市场,加起来八九天时间差不多了。再说吧,年底了,股东大会要开了,从分红方案到董事会报告的起草,那么多事情等着他呢。这一琢磨,人还没有从香港出发,他们就买了二十八日从旧金山飞香港的返程机票。

   赵剑平简介
   赵剑平,小说家,遵义市文联主席。

企业邮箱 | 开票信息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我们 | 在线培训 | 旧版 |
中国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2017 黔ICP备17011675号   经营许可证编号:黔B2-20050029 贵公网安备 52038202001007号
友情链接:凤凰娱乐彩票  J8娱乐彩票官网  M5彩票官网  GT彩票  88彩票官网  杏彩彩票开户  幸运彩票平台  天天彩票平台  GT彩票平台  状元彩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